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科普资源 > 科普文库

73年前的今天,我们胜利了!

73年前的今天,我们胜利了!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03日

  在岁月的长河中,有些日子我们永远不能忘记。今天是9月3日,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,也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纪念日。

  透过73年的历史尘烟,胜利的场面历久弥新。1945年9月2日,在同盟国联合受降仪式上,日方代表在投降书上签字确认。

  1945年9月3日,《新华日报》刊载毛泽东的题词“庆祝抗日胜利 中华民族解放万岁”。

  1951年8月13日,政务院发布通告,将抗战胜利纪念日改定为9月3日(原为8月15日)。

  2014年2月27日,第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以国家立法的形式通过决议,确定每年9月3日为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。

  73年前的今天,我们能想象那一刻的万人空巷,人们涌上街头,锣鼓、口笛、铃铛……凡能发出声响的,都是胜利的号角。

  然而这狂欢,有一群人再也无法看到,十四年的抗战啊,是他们在最绝望的日子,义无反顾、前赴后继,为了更多人的未来,献出了自己的未来。

  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民兵在进行军事训练

  5000多个日夜啊,也是他们在这片饱经磨难的大地上点亮了民族的希望。他们曾为人父母、子女、爱人却再也没能踏进家门,只为一家不圆万家圆。

      在这个胜利的日子,审视曾经的苦难时,必须重提千千万万抗日英雄,回忆他们那曾经鲜活的面容。

  八路军115师战士在平型关公路两侧伏击日军

  1941年9月25日,为转移群众和掩护主力部队,5个还不到25岁的年轻人:马宝玉、胡德林、胡福才、葛振林、宋学义把敌人引向顶峰的绝路,他们打光最后一粒子弹,扔出了最后一颗手榴弹。

       最终,无障可凭,无路可退,他们选择把生命交给祖国的山河,在最后一刻他们哪想过什么粉身碎骨,而是把从敌人手里抢过来的枪砸碎了,随后纵身一跃、慷慨赴死,仅宋学义、葛振林幸存生还。

  这就是狼牙山五壮士,我们很多人都知道,但你可能不知道之后发生的故事。

  幸存者葛振林的儿子葛长生说过的一段话,让所有人震惊了:我打小就在父亲身边,当年看《狼牙山五壮士》电影时,我都不知道父亲是其中原型,他在家里没有跟我们谈过一次这件事,这是真正的英雄。心怀天下,忘了自己。

  当年,幸存回归部队后,这个革命战士继续征战南北,2005年3月21日,葛振林在衡阳病逝,终年88岁。

  几回少年英雄事,独览河山逍遥纵。九一八事变后,东北锦绣河山沦陷敌手,人民颠沛流离。

  1938年10月上旬,东北抗联部队经过长途行军抵达牡丹江下游支流,乌斯浑河西岸,日伪军千余人趁夜来袭,为掩护大部队突围,以冷云为首的东北抗日联军8名女战士,毅然放弃渡河,分成3个战斗小组,一齐向日伪军开火。

       在背水作战至弹尽援绝的情况下,她们挽臂涉入波涛滚滚的乌斯浑河,高唱着《国际歌》,集体投江,壮烈殉国。她们中最大的23岁,最小的只有13岁,她们最后的歌声化作了命运的音符,回荡在白山黑水之间。这就是八女投江的故事,在那个腥风血雨的年代,以身殉国的女人们,如此勇敢地站立起来。

      在祖国的碧天云霄上,有一群在蓝天挥洒青春的英雄,值得我们永远铭记。

  陈怀民,世界空战史上与敌机对撞第一人。1938年4月29日侵华日军空袭武汉,陈怀民的战机受到五架敌机围攻,多处中弹,难以操控,千钧一发之际,他放弃跳伞求生的机会,转而向附近的一架敌机高速撞去,与敌人同归于尽。黑烟红火,弥漫空中。牺牲时,陈怀民年仅22岁。他走后,母亲哭瞎,未婚妻跳河殉情……这真的是痛彻心扉的悲痛。

  抗日战争期间,至少有1700个像陈怀民一样,集体赴死的。我国第一代战斗机飞行员,殉国时平均年龄只有23岁。才20多岁啊,多么美好的年华。如果没有战争,他们应该痛痛快快地谈一场恋爱,跟一个喜欢的姑娘浓情蜜意、儿孙满堂。

       至今73年了,请记住这些年轻的面孔吧。他们当中,有的是归国华侨,有的是富有之家,有林徽因的三弟林恒,有南开校长张伯苓的幼子张锡祜,有电影《无问西东》中王力宏饰演角色的原型沈崇诲,他的父亲是当时的大法官、法学家沈家彝。但是,国若有难,举身赴之,虽千万人,吾辈往矣。

  他们明知道日军战机远优于自己,每一次起飞,都可能是最后一次,每一次战斗,都可能葬于蓝天中。但不亡命就是亡国,他们用血肉之躯壮志凌云,击落日军敌机超过1200架,自己却变成了照片中的“墓碑”。

  曾记得,川军战士王建堂在出川抗战前,由其父亲王者诚赠送的一面“死字旗”,右书:“我不愿你在我近前尽孝;只愿你在民族分上尽忠”;左书:“国难当头,日寇狰狞。国家兴亡,匹夫有分。本欲服役,奈过年龄。幸吾有子,自觉请缨。赐旗一面,时刻随身。伤时拭血,死后裹身。勇往直前,勿忘本分!”

  也曾记得,杨靖宇将军说过: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,还有中国吗?但其实,被称为日本关东军噩梦的杨靖宇将军,没有任何军衔,也没人给杨靖宇授过衔。他在冰天雪地与敌人以命相搏的时候,根本就不会想到自己到底是什么军衔。

      一寸山河一寸血,十万青年十万军。他们曾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,未来还有无限可能。但为了更多素不相识的陌生人,他们义无反顾奔向了战场。3500万同胞在战争中伤亡,60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沦陷,国既不国,家何能存。

  当牺牲的那一刻来临,他们是否留恋家中的父母,是否放心不下一同浴血的战友,是否曾给身后祖国的土地一个深情的回眸。

  73年过去了,山河犹在,盛世繁华。若在天有灵,他们是否也会倍感欣慰,他们绝大多数没有后人,可他们却被中华民族的后人永远铭记。

  他们的身影渐渐远去,黑白的照片渐渐模糊,但他们不会化为岁月尘埃,他们坚毅的表情却愈发清晰。

  2015年9月3日,这位年岁最长的老兵陈廷儒,在阅兵仪式上敬了个礼。那时,他是否又想起了当年的九死一生。而去年,他也永远离开了我们。

  73年过去了,我们铭记历史,也更珍爱和平。我们不能忘却在国家和民族最危难的时刻,舍身赴死的英雄。那些年轻的生命啊,只为胜利的这一天!

    (文章来源:新华社微信公众号;作者:王朝、韦安          摘自:北京市社科联人文之光)


上一篇:什么是管理学

下一篇:中华好家风|十项古人家风 令世代“兴仁德”


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 right Cqskl.Com All Right Reserved

地址:重庆江北区建新东路3号附1号百业兴大厦28楼 邮编:400020 电话:023-67731231 传真:023-67731231

Copyright © 2006 重庆网站建设九度互联

扫一扫关注

社科普及微信公众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