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科普资源 > 科普文库

中国文化亮点|围棋的智慧

中国文化亮点|围棋的智慧

发布时间:2018年09月30日

       围棋是中国一种重要的体育竞技形式,出现于4000年前,并在1000多年前就先后传到朝鲜半岛和日本,为东北亚人们普遍喜爱。至今在这个地区还有大量的围棋爱好者,每年中、日、韩之间有多种围棋比赛,围棋成为文化交流的工具。  

  中国人所说的“琴”、“棋”、“书”、“画”,其中“棋”指的就是围棋。围棋不仅是竞赛项目,也是一种游戏活动,文人的案台上常常备有围棋。客人来了,除了有酒,还有围棋。正所谓“茶香至日夕,围棋自穷年”。旧时无论在农村还是在市井,人们常常可以见到这样的场面:两个人在对弈,旁边站着一大片观棋的人,观棋的人得到的快乐丝毫不比下棋的人少。

  围棋中注入了中国人的人生智慧,棋盘就是世界,棋子就是一个个流动的活的生命。人们用棋子来说人生。一盘棋局,就是一个激昂飞动而妙趣横生的天地。

  一、烂柯山的棋局

  “松下围棋,松子每随棋子落;柳边垂钓,柳丝常伴钓丝悬。”这是一副著名的对联,写出了围棋给人带来的快乐。

  关于围棋,有一个流传久远的神话故事。说是晋时有一个樵夫王质,上山伐木,见到两童子在桌旁下围棋,便在旁观战,看得入神,忘了打柴的事。一局棋还没下完,童子指着砍柴斧头说:“你还不回家呀,你的斧头柄都已经烂了。”王质赶紧下山,回到家中,发现原来的亲人邻居都不在了,村里的人他一个也不认识,只有当年的一口井还在。这就是古人所说的“山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”。浙江衢州有一座“烂柯山”,据说就是王质观童子下棋的地方。后人就将“烂柯”(斧头柄叫柯)当做围棋的别称。今天在围棋界经常有高段的棋手,将“烂柯”两字书于扇面,送给段位低的棋友。

  世事纷扰,人心难以安宁,围棋将人们引入一个新世界。在这里,一切人世的纷争,种种的烦恼,都忘得干干净净,只有两个对弈的人,只有眼前一盘棋。就像那位王质,时间对于他来说完全凝固了,他是一个忘忧人。北宋黄庭坚有诗说:“世上滔滔声利间,独凭棋局老青山。心游万里不知远,身与一山相对闲。”下棋人,暂时将自己的心灵与世事烦恼隔离了开来。

  松下闲坐,石上围棋,花间酌酒,为人生快事。前人有词说:“摊书昼卧黄梅雨,围棋坐隐落花风。”在围棋中,隐到自己的世界里,这里落花缤纷,香气缭绕,让人身心陶醉。棋就如琴、书、画一样,都是人心灵的抚慰品。

  围棋可以抚慰人的心灵。或者在白天,气清天朗,万籁俱寂,客人来了,陈上围棋,遣万年之孤兴,畅超然之高情;或者在夜晚,月明星稀,曲径幽深处,茶香淡淡起,围棋摊于灯下,酣斗至于淋漓,夜月窥窗,朱栏鸟下,此时宠辱皆忘,天地自宽,日月自长。静谧的棋局中,只有落子的声音。

  二、落子的智慧

  围棋不是世事,但世事尽在棋中,下棋人和观棋人就在棋局中体味世界的奇妙。围棋是“方圆黑白世界”—棋盘是方的,棋子是圆的,棋子中黑子有181枚,白子有180枚。这黑白方圆,就是一个自足的世界。天圆地方,围棋犹如广阔的天地,地是有形的,天是无形的,以无形之象落有形之身。世事有黑有白,有显有露,就在这天地中尽显出来。 

  围棋是模仿天地的创造。围棋纵横有垂直交叉的19道平行线,361个点,这被说成是模仿一年的天时。盘面上标有几个小圆点,那是所谓“星位”,中间那个星位,叫“天元”,这是模仿星象。

  围棋中隐藏着深邃的人生哲理:优势占尽而举棋不定会满盘皆输,四面楚歌还要逞匹夫之勇必然大败,大功将成时得意忘形会招致祸害,患得患失最终必有所失,步步进逼不知适时进退最终会溃败,处处不给对手生路最终自己也无生路。围棋的高手下棋时常有一种人生感慨:有时如纵马远行,有时又如勒缰收缩,有时侧翼回旋,有时正面相迎……手拈一颗小小棋子,回答的是人生难题。

  围棋就是流动的活世界,在这活世界中可以看人的活精神。下围棋就如天马行空,开始落子前,满盘无子,一片空白,正是在一片空白中,可以发挥人的想象力和创造力。一个棋子在棋盘上,相邻直线上的空点是这个棋子的“气”,围棋就是一个气场,每下一子都构成了气脉流动中的一个点,气连即生,气竭即亡,围棋在最后的收官阶段,就是要比谁的气长。围棋看气,也就是寻“活”路,是棋的活路,也可以说是人生的路。

  三、和平的游戏

  棋手们给围棋一个很美的称呼,叫做乌鹭——黑子像乌鸦,白子像鸥鹭,下棋就像鸟儿纷纷落在江畔。这个称呼告诉人们,小小的棋局,是一个诗意的天地,而不是血腥的战场。

  围棋被用于竞赛,竞赛就会有输赢,为了争得胜利,就会有争斗。和其他竞赛项目一样,围棋也要通过扩大自己的地盘来有效地克制对方。围棋界有所谓“三尺之局作战场”的说法,虽然下围棋不是模仿战争,但兵法中的运筹帷幄、调兵遣将等与棋法也很相似,所以中国古代常将棋谱收入兵书中。

  围棋对中国人的竞争哲学有出神入化的体现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说它是对中国竞争胜败思想的概括:第一,围棋中的胜利者,不是消灭对方,不是剥夺对方的生存权,而是平等竞赛,多得为胜;第二,围棋的胜利不是零和游戏,而是在竞争中,营造共同生存的格局。

  实际上,一盘围棋结束,双方还是共存于棋盘之上,双方都有大片的活棋(不能被提取的棋,都是活棋,活棋有两只或两只以上的“眼”),只是双方所占的地盘有差异罢了,有时输赢只有极微小的差距,这差距可以精确到四分之一子,即半目。赢了半目,也是赢。但这与其他争斗中剿灭对手的赢,却是完全不同的。

  围棋的重要特点之一,是不通过吃子来争取胜利,这与中国象棋和国际象棋有很大的不同,后二者的主要目标是通过消灭护卫,最终置对方主帅于死地,赢得“彻底”。中国象棋也是中国人喜欢的游戏,但它在深层文化方面的影响力不及围棋。

  围棋有独特的胜利观。下围棋,不仅为了取胜,还是为了从中汲取智慧。中国哲学本来就对胜败有独特的理解,如老子说:“大成若缺。”胜利和失败仅一点之差,而且互相包含。不能以胜败看世界,不能以胜败论英雄,中国哲学强调,胜败无定,亏成相转。北宋王安石有诗说:“莫将世事扰真情,且可随缘道我赢。战罢两奁分黑白,一枰何处有亏成。”围棋的胜败是短暂的,没有永远的胜利。

  围棋中有一句著名的话,叫做“争棋无名局”,它表现的也是中国哲学的一种核心思想。哲学家庄子批评逻辑学家惠子只会辩论,他说:“辩无胜。”真正的智慧不是辩出来的,好辩好争,必无真胜。

  围棋追求的最高境界是和谐,围棋是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双方不是对手,不是敌人,两人共成一盘棋。争奇好胜,最终并不会获得胜利。下棋的人,要有一颗平常心。

  在围棋中,真正的竞赛是对输赢的超越。北宋天才诗人苏轼也是一位围棋高手,他谈下围棋的感受时说:“胜固欣然,败亦可喜。”

  围棋是一个大天地,有无穷的奥秘,真是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。你有多大的才能,都能在其中用上。它不是狭隘者的世界。围棋几乎是宽容的同义语,围棋是放旷自由、天马行空的艺术。

  正如著名棋手吴清源所说的,围棋应该是“六合之棋”,即追求上下四方的和谐。围棋的最高境界不是冲突,而是和谐。围棋是在反复竞争中,达到最后的圆满。

  四、用手来交谈

  在中国,围棋被用来作为心灵交流的工具。下围棋有一个别称叫“手谈”,就是下棋人,通过一粒粒棋子,做无声的交谈。这个称呼来自东晋佛学大师支道林。当时人们热衷于清谈高深的宇宙人生道理,而支道林用“手谈”形容他所喜欢的围棋。他认为,围棋也是一种交谈,而且“谈”的不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而是交流关乎人生的大道理。

  一般来说,围棋对弈双方也是互相欣赏的人,棋逢对手,才能真正激发自己的智慧。高明的棋手时常慨叹真正的对话者“寂寥难求”。围棋名手马晓春曾说:在下围棋时,碰到对方也是欣赏自己的人,我下的每一子都是“无声的愉悦”。古代有人形容围棋对手:“共藏多少意,不语两相知。”

  围棋不是确立一个对手,而是请来一位“同好”。围棋的“好局”是与对方一道完成的,一递一着的落子,与其说是在竞争,倒不如说在共同修建一座美妙的大厦。象棋(中国象棋、国际象棋)是从满盘开始,经过不断地吃子,最后盘中越来越少。而围棋是从一个空盘开始,不断地累积,最后满盘皆子,两个人共同参与这个世界的创造。任何一方都无法单独完成。对方的一个昏着,就会坏了一局好棋。所以,下棋不光是来取胜的,而是来创造一局“好棋”的。

  围棋是与一位“同好”来交流心灵,来共同创造一个“好局”,最终共同生存,达到心灵愉悦。这是中国人的围棋之道,也是中国人的竞争之道。

     (摘自:北京市社科联人文之光)


上一篇:道家思想之于今天

下一篇:德才孰为先——康熙的用人观


重庆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版权所有 Copy right Cqskl.Com All Right Reserved

地址:重庆江北区建新东路3号附1号百业兴大厦28楼 邮编:400020 电话:023-67731231 传真:023-67731231

Copyright © 2006 重庆网站建设九度互联

扫一扫关注

社科普及微信公众平台